成思危:经济全球化背景下的国家产业安全问题

2006年9月09日 成思危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

一、趋利避害维护国家产业安全


      探讨经济全球化背景下的国家产业安全问题,首先要界定两个基本概念:经济全球化和国家产业安

全。我认为,经济全球化在资本主义社会初期已经开始萌芽,大体上经过资源贸易、产品贸易、技术贸

易、资本输出输入四个层次。目前已经发展为世界各国经济间真正意义上的相互依存,并体现为四个显

著特点:

1.以知识为基础。在发达国家中,以知识为基础的产业在产业结构中已居于主要地位,知识在经济的增

长中起着主 导作用。根据发展方程式,把经济增长分成三大部分,有投资引起的增长,有劳动力引起的

增长,有综合要素引起的增长。综合要素包括科技、教育、管理等三个方面,例如技术进步,劳动者的

素质提高,管理水平、规模经济,资本利用的效率等等。21世纪的经济全球化是以知识为基础,而我国

与发达国家最大的差距是知识差距。发达国家靠生产知识和输出知识赚钱,而把许多具体的生产活动转

移到国外。

2.以金融为核心。资本在全世界的流动占了很重要的位置。有两个数据可以佐证:其一,全球资本流动每

天大概是1.5万亿元到2万亿元,但是实际上真正用做贸易的大概是5%左右。大部分资本在搞虚拟经济活

动,通过资本流动赢利赚钱。其二,全球GDP30多万亿美元,全球股市大体跟GDP相等。发达国家股市的

市值大概是GDP的1.3倍。2000年,全球股票市值36万亿美元,债券29万亿美元,这就是65万亿美元。再

加上金融衍生物,包括和利率、汇率、股指有关的衍生品加在一起年末余额是95万亿元。这个数字大概

是GDP的5倍左右。靠资本运作赚钱成为经济全球化非常重要的特点。

3.以信息技术为先导。信息技术是带动整个产业和经济升级换代的重要助推器。

4.以跨国公司为载体。经济全球化是一把“双刃剑”:一方面有利于资源全球的优化配置,有利于技术

和知识的流动和资本的流动;另一方面,对于发展中国家会带来风险,跨国公司在某些发展中国家掌握了

经济命脉,在一定程度上对该国的政治和社会安定都会有影响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我们必须坚定不移地走改革开放之路,但同时也要适应经济全球化的形势,趋利避害,维护国家产业安

全。

二、用科学的态度对待产业安全问题


      产业安全本身应该是一个宏观问题,产业安全不是个别企业的安全。当然,企业如果都不安全,

产业肯定就安全不了。要从整个国家产业的宏观角度,来看待产业安全问题。对待产业安全问题,应该注

意两种倾向:


      一种倾向是对产业安全问题麻木不仁,漫不经心。认为既然改革开放了,市场公平竞争,自由贸

易,便丧失了警惕。这是很危险的。其实,即使像美国这样强调自由贸易的国家对国家利益问题还是非

常重视的,有时简直是斤斤计较,寸步不让。比如中海油收购优尼卡事件,按道理说,优尼卡在美国石

油公司中仅排在第七名,所掌握的资源也不太多。但是,这件事就遭到美国一些议员以国家安全为理由

的反对,最后使这桩收购案流产。在经济全球化、贸易自由化的前提下,绝不能对产业安全问题漫不经

心。如果漫不经心,很可能一觉醒来发现问题来了,而且很难办了。例如外资购房、炒房问题,据统计

在我国几个主要城市中,本市居民购房的资金只占60%,其他40%是外来资金,也包括外资。外资购房

是造成房地产泡沫的一个重要因素。有些国家明确规定不准外国人购房,而我国却还没有予以限制,一

旦发现出了严重问题再进行限制,就会付出很高的代价。
    

  另一种倾向,即夸大产业的不安全,并以此对开放政策质疑。最近,我看了几个主要的钢铁厂,设备基

本都是一流的,有不少国外的先进设备和技术。如果没有开放,没有那么多外资的进入,没有这么多先

进企业的建设,没有这么多外汇购买国外的先进设备,我们就不可能达到今天的水平。
    

  金融安全为大家所关注。宏观层面的金融风险,主要是综合防范涉及公债、汇率、储蓄、金融市场等

方面的风险。银行最怕的就是由于挤兑而倒闭,从各国的金融危机来看这是最大的危险。任何银行都不

可能把储户存的钱都放在金库里,如果银行一旦经营不好,大家都去挤兑,就会造成金融风险。
 

     对于银行改革,中央有一套政策,我把它叫做路线图——引进战略投资者,充实资本金,消减不良

资产,改善法人治理制度,支持有条件的商业银行上市。这一路线非常明确,目的在于提高银行的竞争

力。应该承认,我国银行的国际竞争力是比较弱的。2001年我专门做了一个调查,香港的恒生银行在国

际上做得比较好。当时,内地商业银行一年期的存贷差是3.6%,恒生银行是1.7%~2.2%。恒生银行当时

的人均利润是160万港币,内地银行是10万人民币。恒生银行用0.244元成本做一块钱生意,当时内地的

商业银行平均是0.93元成本做一块钱生意。从这些数据看,内地银行的效率确实较差。引进战略投资者

,关键是希望籍此改善银行内部管理,改善银行法人治理制度,提高银行的国际竞争力。外资的进入也

有利于矫正我国在计划经济制度下形成的、与市场经济格格不入的“政-银-企”关系,有利于将银行办

成真正的银行,从而增强我国金融系统的微观基础。

     对引进国外的战略投资者应当把握好一个度,目前规定外资参股总量不能超过25%,单家外资参股

不能超过20%。国有商业银行国家应绝对控股, 2/3就是绝对控股,3/4更是绝对控股。外国银行进来是

为了赚钱,为了赚钱必然要帮助我们改进管理。例如,上海银行在1999年引进外资前,该行原来的年度

分红达到利润的20%。可是外资股东一进入董事会就提出,要综合平衡股东的短期利益和长期利益,实

现“股东回报最大化”和“银行发展长期化”的有机结合,年度分红从20%逐步降到10%,以增强自我

积累和自我发展的能力。经过五年多与外资股东的磨合,取得了良好发展。所以,对外资要做客观分析

,既不能丧失警惕,也不应一概视为洪水猛兽。  

三、双管齐下保障产业安全


      保障产业安全要从宏观、微观两个方面同时采取措施。宏观上主要通过法律法规对有些方面的问

题进行规范。大家知道,现在国外直接投资(FDI)的80%以上是并购。我们不应一概反对并购,但是要

规范管理,根据国家利益的原则适当控制。这个规范就要靠国家法律和法规。目前全国人大常委会正在

审议《反垄断法》。《反垄断法》是市场经济体系中规范市场竞争行为的重要法律。这个法律既是针对

国内的垄断行业,同时也是为了防止外资在国内市场上的垄断。

      为了防止新的垄断,市场准入就要有度的把握,要设定门槛,而且保障公平。如果给某些企业补

贴,或者廉价供应原料,这就不公平了。我把市场准入比喻成公共汽车的踏板,没有上去之前总说还能

往上挤,一旦上去之后就说挤不下了。有些跨国公司没有进入市场的时候使劲要求开放市场,进去以后

就千方百计地限制别人进入。

除了《反垄断法》以外,国务院还需要制定外资并购我国企业的管理办法,应该有相应的程序规定。

     从微观方面看,关键是把我们的企业做强。总体来看,我们企业的竞争力不强。我对1344家上市公

司做了一个调查,净利润小于零的超过200家,净资产收益率等于零的也有200家左右。按照国外的标准

,我国的上市公司中大概只有400家左右有投资价值。我们不少企业引进了很先进的设备,但是人员的素

质和管理没有跟上,有些企业是一流的设备,二流的人员,三流的管理。我们要在提高人员素质和加强

管理水平上下工夫。买了国外的先进设备,要能够做到比国外用得更好,这才是真本事。

      产业安全的关键是我们的企业要做强,不断地提高企业竞争力,提高企业人员素质。同时,要加

强企业的管理。使我们的企业都努力争取做到国内领先,国际一流。只有这样,才能够真正保障我国产

业的安全。<完>

下一篇 返回亿万先生